盲人青年練琴5年 叩開英國名校大門

發表時間:

2018-01-09 19:10:53

作者:

胡譯鑫

點擊量:


1122230593_15154608063681n.jpeg


        鋼琴、拉中提琴、考雅思……他雖是盲人,卻比常人更勇于追夢


        世界為你關上一道門,同時也為你打開了一扇窗。他雖然眼睛看不見光亮,卻始終不舍音樂夢想。4歲,他在電子琴上無師自通彈奏出歌曲,愛上音樂;14歲,他從56萬人中脫穎而出成為羊城小市長;近日,18歲的他又拿到了英國皇家伯明翰音樂學院的錄取通知書,將于明年9月赴英國學習,開始新的追夢之旅。他是白云區京溪街盲人青年王子安。


  “身邊很多人都說,盲人就應該學按摩、推拿,不應該有其他想法。”王子安說,自己不想走這樣被框定的路,他要勇敢追夢。


  王子安從四五歲開始練鋼琴,13歲開始練中提琴,付出了超出常人數倍的艱辛,終于觸摸到夢想。未來的路還很長,王子安說,等學成歸國,自己要當一名音樂老師,幫助很多像自己一樣的人,讓他們“看”得更高、更遠。


  追夢


  拿到英國皇家音樂學府通知書


  看不到通知書上的字,王子安用雙手摩挲了很久。這是一張來自英國皇家伯明翰音樂學院的錄取通知書。經過十多年的努力,王子安終于叩開了國際音樂殿堂的大門。據了解,建于1859年的皇家伯明翰音樂學院,是英國最古老和最具地位的音樂學院之一,隸屬于伯明翰城市大學。


  談起音樂,王子安的臉上總是神采飛揚。他說,音樂,是如同生命一樣的存在。被稱為世界“第四大男高音”的意大利盲人歌唱家安德烈·波切利是王子安的偶像。“他用歌聲治愈了很多像他一樣的人,也鼓勵了大家去勇敢追夢,夢想的窗戶總會打開。”


  “最早明年7月,最晚9月要到英國讀書了,我想早點過去看看。”王子安說,他會更加努力,用自己的實力去回應質疑聲音。


  對于王子安能夠出國深造,父親王小宏感觸最深。“感覺付出得到了回報,音樂夢想得到了實現。”王小宏表示,雖然英國皇家伯明翰音樂學院的殘疾人支持小組會提供必需的生活、學習幫助,但生活技能還是要培養起來。“現在就要培養子安獨立坐公交、洗衣燒飯、收發郵件的技能,以便更好適應國外生活。”


  點贊


  “他的彈奏不僅技術很棒,還有音樂性色彩度”


  近日,記者聯系到伯明翰城市大學皇家伯明翰音樂學院中國辦公室工作人員劉飛,她告訴記者,與所有申請者一樣,王子安經過“嚴苛考核”才被錄取。“他不是從小開始練中提琴。但是從面試考核來看,他不僅技術上很棒,他的彈奏還有音樂性、有色彩度。”王子安這次還拿到了半額獎學金,劉飛說,“這是對于他面試表現以及未來潛力的認可。他是一個音樂的好苗子。”


  劉飛還表示,去年中國大陸共有兩三百人申請,而本年度共在中國大陸錄取了10多人,王子安有幸成為其中一人。


  “在對王子安考核前,我們有一點小小的擔憂,視力障礙會不會影響他的發揮。但當他一開始彈奏,教授臉上就露出了微笑。他的表現讓我們非常震驚。”劉飛說,很多孩子從很小就開始練習中提琴,技術層面很完美,但是音樂性并不是人人都有。“這些都說明他的潛力,也是我們給他獎學金的原因。”


  劉飛說,“學校對申請者都是一視同仁,正常對待,王子安沒有‘被同情’。特別是在考核中,教授們只考慮申請者音樂專業水平有沒有達標,完全沒有考慮其身體是否存在障礙。”劉飛說,學校方面與城市有完善的無障礙設施,在入學前就已有殘疾人支持小組跟進提供必要的服務,未來生活學習不用過多擔心。


  故事


  三次考音樂學院附中鎩羽而歸他卻找到新天地


  王子安是早產兒,出生的時候被檢查出視網膜脫落,沒有見過這個五光十色的世界就失明了。“小時候,子安喜歡用電筒照著眼睛,去感受黑暗與光明的差別。”王子安的父親王小宏告訴記者,為了這個病,全家人曾四處尋醫最終一無所獲,這是一段黑暗難熬的時期。


  在王子安記憶中,家里經常會播放一些八九十年代的老歌,動人的旋律激發了王子安對音樂最原始的興趣。4歲的時候,王子安無師自通,用家里的電子琴彈奏出《萬水千山總是情》,這讓父母感到非常驚訝,當即決定為王子安購買鋼琴,并聘請專業老師指導教學。


  “當時一臺鋼琴要1.5萬元,對于家里來說還是一筆不小的開銷。”王小宏回憶道,為了專心陪伴王子安成長,他辭掉了穩定的工作,“照顧他比想象中辛苦,早期衣食住行都要陪伴,他心思敏感,還要多向他灌輸積極向上的生活態度,讓他和普通孩子一樣健康成長。”


  然而,事情并非一帆風順。2012年開始,王子安報考星海音樂學院附中,但三次都鎩羽而歸。幸運的是,王子安卻因此接觸了中提琴,也認識了自己的恩師侯東蕾。侯東蕾對王子安的記憶力和聽覺表示贊揚,說他掌握一首曲子的時間比一般孩子都縮短近一半的時間。


  視覺的缺陷讓王子安在音樂道路上吃了不少苦頭。“中提琴演奏運弓只有走直線,發音才能處于最佳狀態。因為看不到,為了把弓拉成直線,他必須花更多的時間來練習。”王小宏告訴記者,每次練琴時,他會把中提琴拿出來送到王子安手里,然后陪著他練習。“子安沒有辦法像其他孩子通過模仿調整姿勢、手形,吃了很多苦頭。有時候一個手形要練很久,站在那里嘩嘩掉眼淚,掉完眼淚,再繼續練。”王子安的媽媽說。


  相比鋼琴,中提琴的感情表達更細膩,為了體會一首曲子背后的故事,王子安反復上網查閱資料,充分了解曲子歷史背景、作詞作曲人的故事,“不能做手指機器。彈奏就是二次創作,要彈出情感。”


  未來


  希望學成歸國當老師幫助更多像他一樣的人


  進入職高盲校后,王子安在網上了解到,失明人也可以報名參加雅思考試,這一好消息仿佛是在他尋夢的道路上點亮了一盞明燈。“已經考了三次,成績距離要求還差0.5分。在出國讀書前,再考一次,如果過不了,他只能到國外上語言預科了。”王小宏說。


  為了學好英語,王子安也是吃盡了苦頭。為了練習英文閱讀,王子安只能在桌前用手去觸摸英語盲文。每天三四個小時的苦練,使他的雙手都磨出了老繭。因為雅思考試有大量的閱讀,他每天用手摸著厚厚的練習本,在特制的紙板上一孔一孔地將答案扎出來。別人的答卷可能只需要薄薄一張紙,但他的盲卷摞起來就有厚厚的一沓。


  “從小到大,周圍無形環境在告訴我,你以后的路已經注定了,可是我偏不信,我想追求自己的夢想。”在他位于京溪街的家中,王子安說起話來充滿陽光與自信。“身邊很多人都說,盲人就應該學按摩、推拿。”王子安說,自己不想走這樣被框定的路。記者看到,客廳最顯眼的位置擺放了一臺鋼琴。他坐在鋼琴前,用一雙原本注定用來按摩的手,奏響了完美的樂章。


  說起未來,王子安表示,自己終于邁出了夢想的第一步,就是到國外專業音樂學院讀書,本科學習音樂表演,畢業后,申請讀研、讀博,深入學習音樂作曲和音樂教育,回國成為音樂老師、作曲人,幫助更多像自己那樣的人,讓他們“看”得更高、更遠。


文章版權歸屬法蘭山德鋼琴(franzsandner)樂器品牌有限公司:

http://www.bgjssj.live/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來源: 法蘭山德
責任編輯: 法蘭山德
快三综合走势内蒙